<cite id="jljhl"></cite>
<ruby id="jljhl"></ruby>

<pre id="jljhl"><del id="jljhl"><mark id="jljhl"></mark></del></pre>

<p id="jljhl"></p>

<pre id="jljhl"></pre>
    <output id="jljhl"><ruby id="jljhl"><mark id="jljhl"></mark></ruby></output>

        <ruby id="jljhl"></ruby>

        
        
        <ruby id="jljhl"><b id="jljhl"></b></ruby>
        <del id="jljhl"></del>

            <p id="jljhl"><del id="jljhl"></del></p>

            <p id="jljhl"></p>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網站首頁新聞資訊

            中國“超常規”刺激為何缺位?

            周浩:為什么不愿意“超常規“?相信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中國有較高儲蓄率,經常項目仍然保持順差,政策考量是什么?文 | 德國商業銀行...

            周浩:為什么不愿意“超常規“?相信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中國有較高儲蓄率,經常項目仍然保持順差,政策考量是什么?

            文 | 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 周浩

            2020中國“兩會”終于姍姍而來,“濃縮”可能是很多人對2020年兩會的第一印象,歷年來的政府工作報告后部長通道立刻開啟,讓人頗有些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感覺。但這次兩會確實來之不易,疫情之后經濟逐步重啟,兩會特別是人大會議要為經濟和財政政策定調,這也引發了市場的廣泛關注。

            搶先奪人眼球的,是自1994年以來中國首次放棄制訂經濟增長目標。疫情和全球經濟的不確定下,經濟增長的路徑也充滿著曲折,放棄一個具體的數字目標,是更加理性的做法,這也可能開啟一個新的時代??梢韵胍姷氖?,未來的經濟增長目標的重要性相信會逐步下降,就業會成為更加重要的目標。

            具體看就業,今年新增城鎮就業目標為900萬,低于去年的1100萬目標以及實際創造的1350萬的就業崗位。然而,即使如此,大家仍然已經感受到了完成就業目標仍然面臨著巨大的困難。就業市場中的兩大弱勢群體——大學生和農民工,會面臨比以往更多的就業困境。有這樣幾個數字,今年大學畢業生為874萬,二月底外出農民工為1.23億,比正常水平低了至少5000萬。在保住基本盤的情況下,再增加900萬的新崗位,其難度可想而知。而即使完成這個目標,城鎮調查失業率今年的控制目標也仍然設在了6%的歷史高點,按照中國大約4.5億的城鎮就業人口,這仍然意味著數千萬的城市失業人群。

            在這樣的就業壓力面前,財政政策的力度成為普遍關注的焦點。在各國紛紛出臺大規模的財政刺激計劃之后,中國的財政刺激力度也引發了市場關注。然而,在市場熱烈討論過7萬億甚至10萬億的財政刺激規模后,2020年的刺激大禮包多少讓市場有些失望。

            這個大禮包的構成有這樣幾個部分,第一是1萬億的抗疫國債,第二是3.75萬億的地方專項債,第三是占GDP3.6%的財政赤字,差不多3.6萬億元,第四是2.5萬億的減費降稅。將這些加總,規模甚至超過了10萬億元。

            但對于經濟增長來說,重要的是增量,從2019年來看,地方專項債發行了2.6萬億,財政赤字2.8萬億元,減費降稅規模為2.3萬億,這樣一算,今年額外增加的財政刺激規模大約為3.1萬億元,占GDP的3%略多,按照中國大約1.2倍的財政支出系數,這意味著可以拉動GDP4個百分點左右。因為第一季度GDP下滑了6.8%,這樣一個4個百分點的刺激規模,不足以讓經濟回到常規的軌道,因此市場也大概率不會調整目前大約不到2%的全年GDP增速預測。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可能更容易理解為什么2020年不設經濟增長目標,因為設置一個2-3%的目標,現實意義已經十分有限,同時也不會給市場太多的信心。而設置一個較高的目標,就意味著要配合以巨量的財政刺激,而“超常規“刺激不是中國政策決策者們青睞的方向。

            為什么不愿意“超常規“?相信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環顧四周,很多國家都出臺了超過GDP10%的財政刺激計劃,對于中國這樣一個仍然保有較高儲蓄率和經常項目仍然保持順差的國家來說,刺激仍然有空間。但既然不”超常規“,其實表明了這樣的幾個考量。

            第一是宏觀杠桿率,按照社科院的測算,第一季度中國的宏觀杠桿率已經比去年第四季度上升了10個百分點,幾乎抹去了“去杠桿“以來的所有努力。這意味著一旦“超常規”刺激,那么杠桿率的持續上升將是大概率事件。反之,如果在未來幾個季度信貸投放增速保持在第一季度的水平甚至略低,同時經濟能夠緩慢回升,那么宏觀杠桿率會在第一季度的水平上略有下降,這也更加有利于金融系統的穩定。

            第二是中美關系的掣肘,中美爭鋒幾乎將不可避免地成為一個長期問題,在這個當口,?!盎尽敝赜跔帯吧嫌巍?,保有一定的底牌,避免將來沒牌出,更是一個策略上的考慮。政府工作報告中也強調會推進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執行,也意味著中美關系遠沒有到圖窮匕見之時。

            第三是產業結構的考慮。疫情尚未完全散去,房地產市場已經率先回暖,這也預示著一旦“強刺激”,房地產很可能再成為脫韁野馬,而房地產的吸金能力幾乎將擠占所有其它行業的資金。而中國則更希望把資金引入“新基建“,并強化制造領域,從這個角度來說,穩固制造業基本盤更符合長期和實際利益。近期的“財政赤字貨幣化”之爭,某種程度上意味著經濟政策面臨著變局,但至少從2020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來看,相對穩健克制并著眼長期的經濟政策仍然是目前政策的主基調,盡管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初的經濟走勢可能導致政策調整,但至少從目前來看,以央行為代表的穩健施策派,仍然占據了經濟政策的主要舞臺。

            未來一段時間來看,這樣的幾個變量值得我們關注。第一是就業狀況,這背后最為重要的因素是服務業的復蘇狀況,目前來看,服務業和中小企業在疫情之后的復蘇狀況仍然不理想,讓這些行業盡快復蘇,才能保住就業的基本盤。第二是外貿,中美貿易協議的繼續推進有利于穩住外貿的總體局面,同時區域內的貿易伙伴未來將不可避免成為中國更為重要的貿易基本盤,從這個角度來說,避免中美關系惡化對區域經濟的沖擊,也是一個政策的著力點。第三則是通脹的表現,從目前的狀況來看,2020年設定了3.5%的CPI控制目標,這表明中國官方認為價格水平仍然會保持在正常區間內。然而,近期的食品價格出現快速下跌,服務價格也幾乎不會抬升,按照這樣的趨勢,中國的CPI通脹率甚至可能在未來兩個季度內跌入負數區間,一旦出現這樣的局面,那么也意味著對于經濟形式的判斷出現新的變量,那么經濟政策也將面臨新的調整。

            總結一下,這份來之不易的政府工作報告給出了面臨復雜局面的政策框架,總體而言政策取向和應對是適當的。由于兩會被推遲了超過兩個月,在不到一個季度的時間里,在政治局年中經濟工作會議之時,中國將需要對這些應對之策進行總結,并作出必要的調整。

            TAG: 無標簽
            Top 欧美国产精品久久,亚洲国产精品丝袜国产自在线,欧美俄罗斯xxxx性视频,下一页20p